快速导航

联系我们

  • 四川蜀缘律师事务所|成都律师|天府新区律师|双流律师|华阳律师|资阳律师|雁江律师
  • 联系电话:15828654861
  • 联系邮箱:2099437873@qq.com
  • 地 址:成都市天府大道南段丽都街203号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详细信息

杨世举等贩卖、制造毒品、非法持有毒品、非法持有枪支二审刑事判决书
信息来源:本站 作者:admin 更新日期:2017-2-11 8:13:50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5)川刑终字第586号 原公诉机关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建,男,1990年1月26日出生,汉族。2013年10月24日因涉嫌犯非…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5)川刑终字第586号
原公诉机关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建,男,1990年1月26日出生,汉族。2013年10月24日因涉嫌犯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郫县看守所。
辩护人林楠,四川蜀缘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杨世举,男,1985年2月17日出生,汉族。2008年12月3日曾因犯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2012年1月15日刑满释放。2013年10月23日因涉嫌犯贩卖、制造毒品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5被逮捕。现羁押于郫县看守所。
辩护人刘茂川,四川刘茂川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曾木军,男,1989年11月3日出生,汉族。2013年10月23日因涉嫌犯贩卖、制造毒品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郫县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王弋,男,1988年6月10日出生,藏族。2013年10月23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郫县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陈基亮,男,1975年3月5日出生,汉族。1997年8月19日曾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2003年11月刑满释放。2013年10月23日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郫县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周金龙,男,1984年5月21日出生,汉族。2013年10月24日因涉嫌犯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5被监视居住,2015年2月13日被取保候审。
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杨世举犯贩卖、制造毒品罪、非法持有毒品罪、非法持有枪支罪,原审被告人曾木军犯贩卖、制造毒品罪,原审被告人王建犯制造毒品罪,原审被告人王弋犯非法持有毒品罪、非法持有枪支罪,原审被告人陈基亮犯贩卖毒品罪,原审被告人周金龙犯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一案,于2015年7月10日作出(2014)成刑初字第165号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被告人王建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提讯被告人,听取辩护人的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本案。本案经合议庭评议并作出决定。现已审理终结。
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认定,被告人杨世举2013年8月在其租住的成都市新都区某小区2栋1单元2905号房(以下简称“2905号房”)制造冰毒,后将制出的20克冰毒交由被告人曾木军代为贩卖。曾木军将该毒品贩卖给被告人陈基亮等人。同年9月,杨世举伙同曾木军在曾木军租住的郫县红光镇某小区2栋2单元1701号房(以下简称“1701号房”)制造冰毒。同年10月22日13时许,公安民警根据线索在郫县红光镇奥都酒店外挡获曾木军,从其驾驶的汽车后备箱查获赤磷、氢氧化钠等空瓶若干;同日14时许在成都市金牛区九里堤附近挡获杨世举,从其单肩包内查获仿制式手枪一支及甲基苯丙胺10.2克;同日15时许,在杨世举租住房外挡获从该房走出的被告人王弋,从王弋身上查获仿制式手枪一支和甲基苯丙胺99.4克。
经搜查,在杨世举租住房内发现烧杯、滤纸、漏斗等大量制毒物品、原料以及疑似毒品的白色晶体231.1克、固液混合物1335克、液体645克。经鉴定,以上晶体、液体、固液混合物均含甲基苯丙胺成分,其中,有875克黄色固液混合物的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28.1%。在曾木军租住房内发现烧杯、循环泵等制毒工具、制毒原料、电子秤以及疑似毒品的淡黄色晶体61.4克、固液混合物30245克、液体2037克,经鉴定,其中1405克黄色液体甲基苯丙胺含量为17.2%,2510克的浅棕色固液混合物甲基苯丙胺含量为39.41%,27735克的棕色固液混合物甲基苯丙胺含量为0.1%。案发后,公安机关扣押了在2905号房、1701号房中查获的毒品、制毒原辅料、制毒工具及杨世举等人的手机、银行卡、现金、车辆等物品。经鉴定,从杨世举和王弋处查获的仿制式枪支均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枪支管理法》所规定的枪支。
2013年8月下旬,被告人周金龙从他人处购得麻黄草后运至四川省内江市市中区白马镇一处废旧厂房内,对部分麻黄草进行熬制,制得麻黄素约3公斤。同年10月初,周金龙将上述麻黄素以人民币7.5万元的价格贩卖给被告人王建,王建在明知曾木军制造冰毒的情况下,以9万元价格将上述约3千克麻黄素从周金龙处购得后贩卖给曾木军。同年10月23日,公安民警在新都区大丰镇一茶楼将王建、周金龙挡获。经对上述废旧厂房进行勘查,在该处查获用绿色编织袋装的麻黄草1248千克、用三塑料桶装的褐色液体17.5千克以及柴胡、炉灶、抽水泵等物。经鉴定,从上述麻黄草、褐色液体中均检出麻黄碱成分。
被告人陈基亮将从曾木军处购得的约6克冰毒贩卖给吸毒人员干某某等人。其中,2013年10月19日至21日在郫县南北大道和成灌高速交界处桥下,陈基亮以500元的价格两次贩卖甲基苯丙胺共约0.8克给干某某。同年10月22日,民警在曾木军租住房门外挡获陈基亮。
另查明,2013年2月的一天,杨世举在明知邱某(另处)制造甲基苯丙胺的情况下,帮助邱某向张某某(另处)购买麻黄素约1千克交由邱某用于制毒活动。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并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一)物证、书证、勘验检查笔录
1.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2013年9月13日,郫县公安局禁毒大队接成都市公安局禁毒支队线索反映,有一绰号为“杨哥”的男子伙同他人长期在郫县周边地区制造、贩卖冰毒,郫县公安局于当日对本案立案侦查。
2.到案经过。证实2013年10月22日13时许,民警在郫县红光镇奥都酒店门外挡获曾木军,同日14时许在金牛区九里堤爱民门诊挡获杨世举,在杨世举租住的2905号房门外挡获从房内走出的王弋。10月22日14时许,民警在曾木军租住的1701号房门外挡获陈基亮。10月23日18时许,民警在新都区大丰镇一路阳光茶楼挡获周金龙和王建。
3.搜查笔录、扣押物品清单。证实民警在杨世举租住的2905号房搜出大量疑似毒品的白色晶体、制毒原料、制毒工具等物;在曾木军租住的1701号房搜出大量疑似毒品的晶体及制毒工具、原料,并搜得烟头两枚;在周金龙处搜出麻黄草26袋及铁桶、煤炉、氢氧化钠等物,搜出3桶褐色液体;在曾木军租用的川A440SV汽车后备箱搜出三个纸箱,其中,一纸箱内装有17瓶500g氢氧化钠空瓶、3瓶500g赤磷空瓶,一纸箱内装有18个棕色玻璃空瓶,还有一密封纸箱内装有碎玻璃及生活垃圾。民警在挡获杨世举时,从其所背的深色单肩包内发现黑色手柄银色枪身的手枪一支、白色手机一个、透明塑料装的白色晶体一袋(自述为冰毒)、建行卡一张(6217003810010619XXX)、手机卡4张(15196677XXX、182155995XXX、15196677XXX、15196655XXX)、人民币4140元。民警还在王弋处搜得3袋用透明塑料自封袋包装的白色晶体,搜出黑色HTC手机一部(18080456574),从其左侧腰上发现银色手枪一支;从周金龙身上搜出白色苹果手机一部(号码为18228061XXX)、人民币35600元、工行银行卡一张、南充市商业银行卡一张;在王建处搜得OPPO黑色手机一部(号码13708021XXX)、人民币15900元。
4.现勘笔录、现场照片。证实民警在2905号房餐厅冰箱内发现黄色液体(2号),在阳台地面查获一玻璃瓶装的黄色液体(1号),在主卧东侧床沿发现黄色液体(3号),在该床北侧纸箱内发现一矿泉水瓶装的褐色液体(4号),在客厅茶几北侧下沿抽屉内发现一红色手提袋(内有7包白色塑料封口袋包装的白色晶体)。
民警于1701号房发现:该房客厅靠西墙有纸壳箱6组(怡宝矿泉水箱),客厅茶几烟灰缸内有烟蒂两枚(1号),客厅电视柜一黑白相间纸盒内内装白色粉末状晶体塑料封袋两个(2号);该房客厅东南侧卧室木衣柜顶部南侧发现红褐色纸盒一个,内有电子秤一个、塑料封口袋两个(内有米色粉末状晶体,3号),衣柜西侧有循环泵一台;该房厨房灶台北侧隔层台面上有一玻璃烧杯,内有黄色液体(4号);该房冰箱冷藏室门外壁上发现指纹5枚,冷藏室内发现3个烧杯(编为5、6、7号),5号烧杯内有浅棕红色液体并伴有黄色晶体,6号烧杯内有深棕色液体,7号烧杯内有棕红色液体并伴有黄色晶体;该房卫生间内有蓝色塑料桶一个,内装有棕色液体(8号)。
民警于内江市市中区白马镇一处废旧厂房内发现:厂房大门为卷帘门,门口西侧地面对方有用编织袋装的废旧干草,门口东侧地面堆放有煤炭;进大门的大作坊内卷帘门西侧地面上对方有28个浅绿色编织袋,内装满颗粒状干草;卷帘门东侧地面上对方有26个浅绿色编织袋,内装满颗粒状干草;靠西南墙角地面一字排开8个圆形炉灶,灶内有已烧尽的煤炭;西墙南段墙角处有一排污洞口,洞口内地面上及洞口外的斜坡上散落有许多飞起干草渣;靠西墙地面上摆有6个圆形炉灶,其中北侧4个炉灶上分别放有一圆形不锈钢桶,桶内均有被熬制过的干草;靠北墙西段地面上摆有16个同型号圆形炉灶,炉灶上均有同型号圆形不锈钢桶,桶内均有被熬制过的干草;炉灶及不锈钢桶前方约1.5米处地面上均堆放有煤炭,煤炭中散放有十余个插线板及鼓风机;西南侧地面上散放有十余个圆形不锈钢桶和数个圆形炉灶;东北侧地面上摆放有十余个蓝色及白色塑料空桶;小寝室内有四个席梦思床垫及饮水机、风扇等物;小作坊内西北侧墙角地面上依次放有三个塑料桶(西侧有一蓝色塑料桶、东侧两个红色塑料桶),三个桶内均装有小半桶黄褐色液体;西墙南端地面上堆放有十余袋包装好的“工业用氢氧化钠”;地面上散放有十余个塑料桶、一个大风扇等物,其中,一个桶内放有抽水泵,抽水泵连接有排水管,排水管延伸至大寝室排污口外,有两个桶内装有液体;大寝室内有四个席梦思床垫和十余袋包装好的“工业用氢氧化钠”;北墙西端墙角处有一个排污洞口。
5.户籍资料、前科材料。证实被告人相关身份及前科信息。
6.机动车辆信息。证实川A440SV汽车系曾木军租赁用于制毒活动,川A1DV57汽车的车主是周金龙。
7.房屋租赁合同。证实1701号房系曾木军租用。
8.通话清单。证实各相关被告人之间的通话时间。
(二)证人证言
1.证人甘某某的证言。证实2013年10月19日19时过,其主动联系陈基亮购买500元冰毒,二人约在郫县南北大道和成灌高速交界处的桥下交易。当天20时许,二人来到约定地点进行交易,当时陈基亮开的银色汽车来的。其吸食毒品时发现数量不够,就联系陈基亮,陈基亮说过两天补。10月21日20时许,二人在上述地点,陈基亮将剩下的冰毒补了。
甘某某通过照片辨认出陈基亮。
2.证人高某、徐小玲的证言。证实王建、周金龙均从事中药材批发生意,王建平时爱和周金龙等人一起耍。
3.证人陈某的证言。证实其系内江市白马电力服务公司经理。白马电厂灰坝原来养鸡场的位置属于白马发电总厂,现在是刘富祥在使用,刘富祥租了六七年了,将几处房间给了几家工厂,其中有一家熬药的,是进门右手边一间大的仓库,这是“安仔”(电话15082025XXX)租的。2012年12月,“安仔”的三姐托其找个地方熬中药,后“安仔”找到了电厂灰坝养鸡场,其就和“安仔”一起找到刘富祥,说安仔是其兄弟,协商后以每年2万5千元价格租下该处,从2013年1月1日开始租期一年,是口头协议。因为其出面引荐,“安仔”给了其一千元的感谢费。其只知道“安仔”在熬药,具体熬什么药不清楚,从2013年1月开始生产,好像四、五月就停工了。到2013年9月份,“安仔”带了个成都来的老板对其说要开始生产,让其想办法供应。其在该厂房看过有些工人在熬药,用的是无烟灶,上面放的铁桶熬药,里面还堆放了麻布口袋的草药。
陈某通过照片辨认出周金龙是成都来的老板。
4.证人王某的证言。证实2013年8月份一自称“廖某”的人租赁了2905号房,称是给妻子坐月子用的,当晚签了合同,租金1400元每月,押金4000元,租期一年。廖某当场支付了押金和3个月房租,但其未查看身份证,后廖某补了身份证给中介,身份证和照片不是廖某的。
王某通过照片辨认出杨世举。
5.证人李某某的证言。证实2013年5月19日,一个自称“肖吕林”的人通过小区保安租赁了1701号房。
李某某通过照片辨认出曾木军。
6.证人卿某某的证言。证实其是二环路北四段9号汇融花园酒店9楼神州汽车租赁公司工作人员,2013年10月17日下午,三个男子来到该租车公司在其处租赁了川A440SV东风雪铁龙汽车,留的身份证复印件是钟洪奎的,租期1个月,租金3710元。该车上装有GPS,其将行驶轨迹详情打印出来交给了民警。李丛军是其公司负责人。
卿某某通过照片辨认出曾木军、杨世举。
7.证人牟某某的证言。证实陈基亮系其丈夫,陈基亮的号码是13219053592和15208128611。
8.证人邱某的证言。证实在春熙路王府井后面的瑞斯特酒店2906房内飘窗上查获的红色液体是前几天小杨拿来的麻黄素,成色不好,有点脏,大概是100克的样子,提炼所用的工具是小杨拿来的。小杨知道其会制毒,就喊其帮他操作下,看能不能做出“肉”(即冰毒)来。2906房内空调旁边圆形分液漏斗里查获的含毒品成分的淡黄色固液混合物,也是小杨拿来的,请其帮忙提炼麻黄素。其在2906房听小杨和黑娃(经辨认为张某某)说过购买麻黄素的事,小杨打电话给黑娃说好4.8万元一条麻黄素,当时其安排春娃(经辨认为唐某某)和黑娃一起去,小杨拿了5万元给春娃,后来就是春娃和黑娃一起去拿的,其就没管了。
邱某辨认出小杨就是杨世举。
9.证人唐某某的证言。证实其帮邱某拿过一次麻黄素,是邱某让其和黑娃去的,当时邱某把买麻黄素的钱拿给其,说有4.8万元,小杨(经辨认即杨世举)也在现场,其和黑娃在荆竹加油站一个地方,钱交给了黑娃,黑娃上对方的车拿回了麻黄素,其把麻黄素交给了邱某,邱某是用来制造毒品的。
10.证人张某某的证言。证实2013年2月份,小杨(经辨认即杨世举)给其打电话要求买麻黄素一条(1000克),价格4.8万元,还说“你到了酒店(指瑞斯特酒店)楼下有人把钱给你拿下来”。其在楼下碰见春儿(即唐某某),二人就一起到荆竹小区那边茶楼附近,春儿就离开了。其是通过邱某在三瓦窑一套房子认识小杨的,但与邱某吵过架,二人闹翻了,所以其没有与邱某沟通,邱某曾问过其可否买到麻黄素,但其说拿不到。
11.证人彭某的证言。证实其从邱某处得知小杨(经辨认即杨世举)找了个出资人,小杨拿到钱后在黑娃那里买麻黄素,再拿给邱某负责出货,出了货出资人按比例分成。后在瑞斯特酒店2906号房内,小杨和胖哥说合作的事,小杨从包里摸出5万元,说是买麻黄素的钱,当时邱某给黑娃打了电话,说是快点把麻黄素送来,说好一条麻黄素是4.8万元,邱某还对小杨说剩下的2000元就拿来买点材料,于是其数出了2000元,小杨当场同意了。后来其看到春儿把麻黄素提进来,当时小杨不在了,邱某还当面验过货。
公安机关出具的情况说明证实邱某、唐某某、彭某的证言笔录复印自邱某等制造毒品一案。
12.证人傅某某的证言。证实2013年初有个客户欠债而用3.2吨麻黄草抵账3.5万元,其补付了1万元。后在8月底将麻黄草卖给周金龙,价格1.5万元一吨,当时周金龙要求多买1吨多柴胡,凑够5吨。当时未结账,因为一般是三个月结账。周金龙说麻黄草用于药厂做中药。
(三)被告人供述
1.被告人杨世举供述。证实其在一个叫“李阳”的人处学习了制毒,到2013年8月份其在租住的2905号房制造了4次冰毒。制毒是因为缺钱。
2013年9月上旬,其从“老表”处花2.6万元购买了1公斤麻黄素制造了大约200克冰毒,卖给“毛牛”120克,卖了1.4万元;交给曾木军80克(其中50克是辅料,后退回)代为贩卖,因为曾木军卖冰毒的渠道很多,为此曾木军应给其1.5万元,但因其欠曾木军1万元,所以二人尚未结算。曾木军卖出30克,毒资没有交给其,用来抵账4000元,再加上后来租车6000元,二人清账。
2013年10月份,其再次从“老表”处花2.6万元购买了1公斤麻黄素制造了大概200多克冰毒,制好的毒品放在客厅茶几抽屉的红色布袋里,冰箱里还有一些半成品。该冰毒尚未出售就被公安机关查获。
其和王弋是朋友,因为王弋房子到期,所以其就将自家钥匙拿给了王弋让他来住。王弋的枪是王弋的。王弋不清楚其有毒品和制毒工具。其偶尔吸食冰毒。在金牛区九里堤一个诊所门口被挡获时在其身上发现了一把枪和一袋冰毒,枪是暂时帮“麻哥”保管的,冰毒是其被抓前的一天晚上,其和“刘老五”等人吸食后剩下的,是“刘老五”拿给其的。
其通过王兵认识了曾木军,王兵说曾木军是制造毒品的,其见过曾木军那里的玻璃器皿,并闻到过刺鼻的味道,看到过曾木军用玻璃棒搅拌碱水,知道碱水是用来加到麻黄素里提油的。在被抓前几天其曾帮曾木军在成都416医院旁一个租车行租过一个银白色汽车,没办手续,给了6000元租金。其没有参与曾木军制毒,只给他介绍了卖化学品玻璃器具的“红师”这个人。
其于2013年2月去找过邱某,邱某说他在做冰毒,过几天就有钱还。当时邱某屋内有春娃、疯子、王平和一个女的。邱某想以其名义找黑娃再买一条麻黄素,制造冰毒卖钱。其同意后邱某就拿了5万元,当时邱某承诺多还2万元钱给其,所以其就同意了。第二天其将钱拿给了春娃,后来春娃和黑娃去买了麻黄素后,春娃回来将麻黄素交给了邱某,其就没管了。
杨世举辨认出曾木军、王弋。
2.被告人曾木军供述。证实其在成都银座酒店吸毒时经朋友介绍认识了杨哥(即杨世举),但其不吸毒,熟了后杨哥就喊其帮他在红光镇卖冰毒。2013年5月,其租住了1701号房。7月,杨哥提出要在该房内制毒,其同意了,后来杨哥联系购买了一些制毒工具和原料,一开始是杨哥联系的“红师”,后来杨哥把卖家“红师”的号码给了其,其打电话让“红师”送制毒原料,是杨哥付的钱。其帮助买了制毒用的矿泉水,其准备自己制造冰毒前也单独向“红师”购买过制毒原料。
其向王建(绰号“建狗”)买过三次麻黄素。第三次是其自己准备制毒,就向王建赊了3公斤麻黄素,价格9万元。其告诉了王建自己是想制造冰毒,王建还说要合伙,三次一共差王建13.4万元,除去被抓前其还给王建的1万元,还差王建12.4万元。
其拿到这3公斤麻黄素后,就联系杨世举让杨世举教其做冰毒,杨世举说把这次做出来的冰毒给他,其同意了。后杨世举把“红师”的电话给了其,其联系“红师”取来了制毒工具,二人开始在其租住房内制毒。其负责在楼下车里望风,帮杨哥买食物和制毒用的纯净水。杨哥教了其制毒。成品冰毒制出了多少其不清楚,后杨哥拿走了一部分,剩了100克,意思是这边如果有人要,其就可以帮他拿去卖,收钱后再给拿给杨哥。杨哥制造冰毒的麻黄素是其联系的,其不清楚来源。
警察在冰箱中查获的两个烧杯就是这次做的,但重量不清楚,因为还差最后一道工序,还没有拿酒精泡。其制造出来的成品冰毒有10多克,用白色塑料自封袋装起来放在卧室衣柜的天伦月饼盒内,里面还有一袋50克的冰毒,是经“小兵娃”介绍花6000元在五块石电器市场一捕鱼机店内向“洪哥”买的。
曾木军同意帮杨哥卖冰毒后,一共从杨哥处拿出三次各50克共150克冰毒来贩卖,卖给了王哥、幺哥、四娃等人,各自的数量记不得了。这些人都是其主动联系的。50克大概卖的六、七千元,交给杨哥后,杨哥没有给其钱。后来其向杨哥说自己能找到买家,所以杨哥才教其制毒,相当于贩毒的报酬了。杨世举还给其拿过两次冰毒共计140多克用以贩卖的,其卖了30克左右出去,吃了一部分,杨世举还拿了大概50克走,剩下的就是家中查获的那些。卖冰毒的钱给杨世举了,拿过几千元,具体记不清了。估计杨世举拿给其的冰毒单价是100多元每克。
与其一起被挡获的还有陈基亮(绰号“亮哥”)。其曾卖过二、三次冰毒给陈基亮,大概10克,每克250元,不清楚陈基亮买冰毒的用途。其和陈基亮曾一起在其家里吸食冰毒,所以其家里有陈基亮的留下的烟头。
其被挡获时驾驶的是川A440SV雪铁龙爱丽舍汽车是其和杨哥及中间人一起在成都二环路高架桥下一租赁公司租的,租金3700元一个月,是杨哥给的钱。该车后备箱的红磷和氢氧化钠空瓶子是原料用完了,准备拿去丢弃的。其未去过2905号房。
曾木军辨认出杨世举、陈基亮、王建。
3.被告人王弋供述。证实其于2013年10月21日在杨凡(即杨世举)处拿了钥匙住在2905号房。听杨世举说过他会做冰毒,在贩卖、制造毒品。10月22日凌晨三、四时许,其到杨世举处暂住时,房内无人,其在客厅茶几里发现有一红袋子,内有几包冰毒,抽屉里还有一把枪。其拿了三袋毒品和那只枪,拿枪是为了好耍。其从该房内出门时被警察挡获。
王弋辨认出杨世举。
4.被告人周金龙供述。证实其一直做中药生意,不吸食毒品,听说麻黄素比较赚钱,于是就在内江市白马镇找到一个废弃厂房租下,未签合同。2013年8月25日左右其买了30多个炉具、30多个铁锅、60多个塑料桶等物放在厂里,28日其在成都市荷花池中药材市场900多号的一家铺子购买了五吨麻黄草,卖家姓傅,价格是7.5万元,但尚未付款。9月1日其找一辆货车将5吨麻黄草和氯化钙等化学品一起拉到内江厂房。后又去内江劳务市场找了10个工人来做事,说是熬中药。9月6日晚开始熬制麻黄草,其在场指导,熬了大概半个月时间,用了3吨麻黄草,熬制出约3公斤麻黄素。其不知道如何卖掉,就联系王建让王建帮忙卖出。王建说价格是2.5万元一斤,共7.5万元。到国庆节其将3公斤麻黄素交给王建,说好王建卖出后再付款给其。其知道国家禁止买卖麻黄素。
10月23日18时许其被抓,10月22日其曾见过王建,二人打牌至10月23日上午,王建还向其借了5000元。王建还把手机拿给其看,手机上记了“周金龙80000”,意思就是王建欠其卖麻黄素的7.5万元加借的5000元共8万元。
周金龙辨认出傅某某、王建。
5.被告人王建供述。证实2013年7月,“尾巴”(即曾木军)让其帮他找麻黄草,其说找不到。9月的一天其接到周金龙电话(18228061108)索要2万多元债务,后周金龙说只要其帮他把三个麻黄草卖掉,就可以不用还钱了。后其与“尾巴”联系是否需要麻黄素,“尾巴”同意,并让其跟他一起用麻黄素“做肉”,其拒绝了。后大概在10月1日左右,其在新都大丰镇鑫皇KTV地下停车场里从周金龙处取得3公斤麻黄素,随后交给了“尾巴”,“尾巴”说买麻黄素是“做肉”用的。
王建辨认出曾木军、周金龙。
6.被告人陈基亮供述。证实其曾贩卖冰毒给“小双”(即干小明),约定好是300元0.5克,地点是郫县南北大道与成灌高速路交界的桥下,在陈基亮川A635LG捷达车上进行交易,“小双”给了500元,二人约定过几天其补200元的冰毒给“小双”。过了大约两天,二人联系后其在上述地点将价值200元的0.3克冰毒补给“小双”。
其冰毒来源于“曾伟”(即曾木军)。其曾两次主动向曾木军购买冰毒:一次是2013年10月13日18时许,地点是郫县红光镇晶宝维吉尼亚小区后门口,在陈基亮川A635LG捷达车上进行交易,数量3克,价格700元,现金支付;另一次是10月1日,地点同上,数量4克,价格1000元,未付款。10月22日14时许,其去曾木军处准备还1000元毒资时被警方抓获。这7克除贩卖给干小明0.8克外剩余6.2克自己吸食了。
陈基亮辨认出曾木军、干小明。
(四)鉴定意见
1.成都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出具的成公鉴(理化)字【2013】12811号、12724号、12725号、12726号检验报告及称重笔录,成都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成公鉴(痕检)字[2013]12695、12696号《鉴定书》。证实:杨世举租住的2905号房冰箱内大号烧杯装的黄色固液混合物净重875克,冰箱内小号烧杯装的黄色固液混合物净重460克,西侧卧室内烧杯装的2杯黄色液体分别净重40克、375克,西侧卧室内怡宝矿泉水瓶装的褐色液体净重230克,客厅茶几内抽屉里的7包白色晶体(分别净重49.9克、25.5克、49.6克、49.9克、24.9克、24.8克、6.8克)、扣押杨世举身上的白色晶体净重10.2克。从以上扣押物中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
曾木军租住的1701号房的手电筒盒内的两袋淡黄色晶体(净重为0.2克、0.5克),从中检出麻黄碱成分。天伦月饼盒内的两袋淡黄色晶体(净重16.7克、44.7克)、橱柜内烧杯内黄色液体净重1405克、厨房冰箱内的烧杯装浅棕色固液混合物净重2501克、烧杯装的棕红色液体净重632克、卫生间蓝桶内棕色固液混合物净重27735克,从中中均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冰箱内的烧杯装的深棕色液体净重55.5克未检出毒品成分。
从王弋随身查获的3袋白色晶体中均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
从内江现场周金龙自述为麻黄草的干草、三桶褐色液体中均检出麻黄碱成分。
杨世举、王弋处查获的手枪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枪支管理法》所规定的枪支。陈基亮冰毒尿检呈阳性。
2.毒品含量鉴定。证实从杨世举处查获的875克黄色固液混合物的甲基苯丙胺含量为28.1%,从曾木军处查获的1405克黄色液体的甲基苯丙胺含量为17.2%、2510克浅棕色固液混合物的甲基苯丙胺含量为39.41%、27735克棕色固液混合物净重的甲基苯丙胺含量为0.1%。
3.DNA鉴定。证实在曾木军住处提取的两枚烟头,一枚是陈基亮所留,另一枚是曾木军所留。
(五)视听资料
1.讯问各被告人的同步录音录像资料。证实被告人供述的合法性、真实性。
2.成都市公安局采取技术侦查措施决定书、技术侦查证据材料光盘及情况说明。证实被告人杨世举与曾木军、曾木军与王建之间的通知内容。
原判认为,被告人杨世举贩卖、制造含甲基苯丙胺成分的毒品,明知他人制造毒品仍帮助购买制毒原料,以及非法持有枪支和非法持有含甲基苯丙胺成分毒品的行为,已分别构成贩卖、制造毒品罪、非法持有枪支罪、非法持有毒品罪,应数罪并罚。被告人曾木军明知是毒品而予以贩卖,并伙同杨世举制造含甲基苯丙胺成分的毒品,其行为已构成贩卖、制造毒品罪。被告人王建明知曾木军制造毒品仍为其提供麻黄素,其行为已构成制造毒品罪。被告人王弋非法持有枪支、非法持有含甲基苯丙胺成分毒品的行为,已分别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非法持有毒品罪,应数罪并罚。被告人陈基亮贩卖含甲基苯丙胺成分毒品的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被告人周金龙非法买卖用于制造毒品的原料,其行为已构成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在杨世举、曾木军共同制造毒品的犯罪中,杨世举提供制毒技术、指导和购买制毒工具、辅料,为曾木军制造毒品提供帮助,起辅助作用,作用小于曾木军;在杨世举参与的邱某等人制造毒品共同犯罪中,杨世举帮助联系购买部分制毒原料,作用较小,系从犯,应予从轻处罚。在曾木军、王建共同制造毒品的犯罪中,王建帮助曾木军购买制毒原料麻黄素,起辅助作用,作用较小,系从犯,可以减轻处罚。曾木军在与杨世举、王建共同制造毒品犯罪中,租用制毒场所、购买制毒工具、具体操作制毒流程,起主要作用,系主犯。杨世举在刑满释放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应从重处罚。杨世举、曾木军制造的毒品大部分为固液混合物或液体,其中27735克固液混合物含量极低,量刑时可酌情从轻考虑。杨世举、曾木军、王弋、陈基亮、周金龙认罪态度较好,可酌情从轻处罚。周金龙尚有1千余克麻黄草尚未制出麻黄碱卖出,该部分数量系犯罪未遂,量刑时可从轻处罚。根据周金龙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可对其适用缓刑。扣押在案的毒品、制毒原辅料、制毒工具,杨世举、曾木军的手机及现金4140元、8700元以及王建、周金龙的手机均属于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个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一)项、第四款、第三百四十八条、第三百五十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五十七条、第六十五条、第六十九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人杨世举犯贩卖、制造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非法持有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二、被告人曾木军犯贩卖、制造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十万元。三、被告人王建犯制造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四、被告人王弋犯非法持有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五、被告人陈基亮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六、被告人周金龙犯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七、对扣押在案的毒品、制毒原辅料、制毒工具,被告人杨世举、曾木军的手机及现金,被告人王建、周金龙的手机均予以没收。
王建及其辩护人上诉、辩护提出:原判认定王建贩卖麻黄素给曾木军时知道曾在制造毒品的证据不充分,王建的行为不构成制造毒品罪。
王建还上诉提出:其具有协助公安机关抓获本案被告人周金龙的立功行为,请求二审依法改判。
杨世举的辩护人在本案二审时提出,杨世举具有检举他人犯罪事实的重大立功表现,并具有认罪、悔罪等坦白情节,请求二审给予从轻或减轻处罚。
经本院审理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与原判相同,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同时查明,2013年10月23日,王建被公安机关挡获后,供认其贩卖的麻黄素来自周金龙,并表示愿意配合公安机关抓捕周金龙。同日18时30分许,周金龙给王建打电话,在王建的配合下,公安机关在新都区大丰镇一露阳光娱乐会所将周金龙挡获。认定该事实的证据,有公安机关出具的情况说明、原审被告人周金龙的相关供述。以上证据经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庭外质证无异议。本院认为,王建协助公安机关抓捕周金龙的证据具有合法性、客观性、关联性,本院予以采纳。
关于王建及其辩护人提出王建的行为不构成制造毒品罪上诉、辩护意见。经查,王建明知曾木军制造毒品仍为其提供麻黄素的事实,不仅有曾木军的供述证实,也有通话清单和王建手机上贮存的相关信息等客观证据相佐证,王建在侦查阶段亦供认。足以认定。故王建及其辩护人所提王建的行为不构成制造毒品罪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杨世举的辩护人提出杨世举具有检举他人犯罪事实的重大立功表现。经查,该辩护意见所述重大立功事实并无相关证据证实,不能成立。故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建明知曾木军制造毒品仍为其提供麻黄素,其行为已构成制造毒品罪。原审被告人杨世举贩卖、制造毒品的行为及非法持有枪支、非法持有毒品的行为,已分别构成贩卖、制造毒品罪、非法持有枪支罪、非法持有毒品罪,依法应当数罪并罚。原审被告人曾木军贩卖并伙同杨世举制造毒品的行为已构成贩卖、制造毒品罪。原审被告人王弋非法持有枪支、非法持有毒品的行为,已分别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非法持有毒品罪,依法应当数罪并罚。原审被告人陈基亮贩卖毒品的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原审被告人周金龙违反国家规定,非法买卖用于制造毒品的原料,其行为已构成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在杨世举、曾木军共同制造毒品的犯罪中,杨世举提供制毒技术、购买制毒工具、辅料,为曾木军制造毒品提供帮助,起辅助作用,作用略小于曾木军;在杨世举参与的邱某等人制造毒品的共同犯罪中,杨世举帮助联系购买部分制毒原料,作用较小,亦为从犯,依法应予从轻处罚。在曾木军、王建共同制造毒品犯罪中,王建帮助曾木军购买制毒原料麻黄素,起辅助作用,系从犯,依法可以减轻处罚。曾木军在与杨世举、王建共同制造毒品犯罪中,租用制毒场所、购买制毒工具、具体操作制毒流程,起主要作用,系主犯。杨世举在刑满释放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原判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对杨世举、曾木军、王弋、陈基亮、周金龙的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鉴于王建具有协助公安机关抓捕周金龙的一般立功行为,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一)项、第三款、第四款、第三百四十八条、第三百五十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八条、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九条、第六十四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成刑初字第165号刑事判决的第一项、第二项、第四项、第五项、第六项、第七项,即:被告人杨世举犯贩卖、制造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非法持有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曾木军犯贩卖、制造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十万元;被告人王弋犯非法持有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被告人陈基亮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被告人周金龙犯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对扣押在案的毒品、制毒原辅料、制毒工具,被告人杨世举、曾木军的手机及现金,被告人王建、周金龙的手机均予以没收;
二、撤销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成刑初字第165号刑事判决的第三项,即:被告人王建犯制造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建犯制造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0月24日起至2020年10月23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本判决自宣告之日起发生法律效力。
审 判 长 左 青
代理审判员 侯 鸣
代理审判员 纪效明

二〇一六年二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牟治伟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百四十七条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无论数量多少,都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予以刑事处罚。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一)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一千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五十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数量大的;
(二)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集团的首要分子;
(三)武装掩护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
(四)以暴力抗拒检查、拘留、逮捕,情节严重的;
(五)参与有组织的国际贩毒活动的。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二百克以上不满一千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十克以上不满五十克或者其他毒品数量较大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不满二百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不满十克或者其他少量毒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单位犯第二款、第三款、第四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各该款的规定处罚。
……
第三百四十八条非法持有鸦片一千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五十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数量大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非法持有鸦片二百克以上不满一千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十克以上不满五十克或者其他毒品数量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三百五十条违反国家规定,非法运输、携带醋酸酐、乙醚、三氯甲烷或者其他用于制造毒品的原料或者配剂进出境的,或者违反国家规定,在境内非法买卖上述物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数量大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明知他人制造毒品,而为其生产、买卖、运输前款规定的物品的,以制造毒品罪的共犯论处。
……
第一百二十八条违反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
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第二十七条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
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第六十五条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分子,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但是过失犯罪除外。……
第六十八条犯罪分子有揭发他人犯罪行为,查证属实的,或者提供重要线索,从而得以侦破其他案件等立功表现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第六十九条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的,除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的以外,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过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过一年,有期徒刑总和刑期不满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年,总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五年。
……
数罪中有判处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须执行,其中附加刑种类相同的,合并执行,种类不同的,分别执行。
第七十二条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
(一)犯罪情节较轻;
(二)有悔罪表现;
(三)没有再犯罪的危险;
(四)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宣告缓刑,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同时禁止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从事特定活动,进入特定区域、场所,接触特定的人。
第七十三条拘役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一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二个月。
有期徒刑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第五十二条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五十三条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如果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缴纳确实有困难的,可以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第五十七条第一款对于被判处死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应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
第五十九条没收财产是没收犯罪分子个人所有财产的一部或者全部。没收全部财产的,应当对犯罪分子个人及其扶养的家属保留必需的生活费用。
在判处没收财产的时候,不得没收属于犯罪分子家属所有或者应有的财产。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审人民法院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原判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有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改判;
(三)原判认定事实不清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法院重新审判。
……
天府新区律师|双流律师|龙泉驿律师

客服专员

客服专员

客服专员

客服专员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