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导航

联系我们

  • 四川蜀缘律师事务所|成都律师|天府新区律师|双流律师|华阳律师|资阳律师|雁江律师
  • 联系电话:15828654861
  • 联系邮箱:2099437873@qq.com
  • 地 址:成都市天府大道南段丽都街203号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详细信息

江苏广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成都分、江苏广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与成都治勇建设工程劳务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信息来源:本站 作者:admin 更新日期:2016-9-15 17:37:02
江苏广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成都分、江苏广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与成都治勇建设工程劳务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
江苏广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成都分、江苏广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与成都治勇建设工程劳务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日期:2016-03-16 浏览:4次
  • 点击下载文书 
  • 点击打印文书
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成民终字第581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江苏广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靖江市。
法定代表人蔡永进,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赵永东,男,1969年7月26日出生,汉族,住江苏省靖江市,系公司员工。
委托代理人陈丽君,女,1981年1月3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系公司员工。
上诉人(原审被告)江苏广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
负责人邵继跃,经理。
委托代理人赵永东,男,1969年7月26日出生,汉族,住江苏省靖江市康宁新村三区,系公司员工。
委托代理人陈丽君,女,1981年1月3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系公司员工。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成都治勇建筑工程劳务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
法定代表人杨治,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姚仕敏,四川蜀缘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肖瑜,四川蜀缘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江苏广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宇公司)、江苏广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以下简称广宇成都分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成都治勇建筑工程劳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治勇公司)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一案,不服都江堰市人民法院(2014)都江民初字第2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10月30日依法受理,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11月2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广宇公司、广宇成都分公司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赵永东、陈丽君,被上诉人治勇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姚仕敏、肖瑜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以下案件事实,治勇公司分包了广宇公司承建的四川水利职业技术学院A-6-1地块和都江堰市幸福镇B-8-7地块两个工程项目的劳务部分,并交纳了20万元的保证金。2010年4月14日,张福平出具收条收到治勇公司(杨治)劳务民工保证金人民币100000元,该收条上加盖了“江苏广宇建设集团公司成都大学都江堰校区灾后重建项目部”的公章。2012年11月4日,冶勇公司工作人员朱俊、杨治与广宇公司工作人员张福平、廖明英对水校、卫校工地进行了结算:1、合同工程价款为8368828元;2、工地现场签证增加部分为695478元;3、工地现场签证应扣除工程价款部分211726.63元。工程总造价为8852579.37元。结算单上备注张福平欠成都治勇劳务公司保证金200000元未退还。庭审中,广宇公司明确表示张福平是项目管理人员、廖明英是项目财务人员。2013年12月11日,治勇公司与贾正康达成调解协议治勇公司于2014年1月20日前向贾正康支付工程款54702元,2014年1月14日,张福平在2012年11月14日的结算单复印件上注明“欠治勇劳务总价增加贾正康劳务款金额伍万肆仟柒佰元”。在治勇公司施工过程中,广宇公司及分公司通过银行转款方式共计向治勇公司支付了561万元的工程款,通过委托支付的方式广宇公司及分公司支付了1206472元,治勇公司自认收到了廖明英支付的现金4万元。都江堰市幸福镇B-8-7地块重建工程于2012年5月30日进行了验收。
治勇公司请求判令:1、广宇公司、广宇成都分公司向治勇公司支付工程款2050809.37元;2、广宇公司、广宇成都分公司向治勇公司支付以工程款1996107.37元为基数,从2012年11月14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的资金占用利息。3、退还保证金20万元;4、负担本案诉讼费。
上述事实有广宇公司、广宇成都分公司、治勇公司的陈述及各方身份信息、结算单、转帐凭证、付款委托书、收据、(2013)都江民初字第2433号民事调解书、竣工验收报告等证据在案佐证,原审法院予以确认。
原审法院认为,四川水利职业技术学院A-6-1地块和都江堰市幸福镇B-8-7地块两个工程项目的承建方为广宇公司,治勇公司实际履行了案涉工程的劳务施工,张福平和廖明英代表广宇公司进行了结算,而且在施工过程中,广宇公司及其分公司向治勇公司已支付了部分工程款,治勇公司与广宇公司及其分公司形成了事实上的合同关系,双方的合同关系有效。治勇公司虽然未与广宇公司或分公司签订书面合同,但治勇公司与广宇公司及其分公司已形成事实上的合同关系,并且已完成劳务工程,进行了结算,广宇公司及其分公司应当依照结算向治勇公司支付工程款。在庭审中广宇公司申请对治勇公司所完成的工程量进行鉴定,其理由是治勇公司提交的结算单上没有详细的计算清单和凭据,而且与广宇公司制作的结算价款出入在60万元以上。因广宇公司明确表示张福平、廖明英系广宇公司的工作人员,其在结算单的签字是真实意思的表示,广宇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张福平和廖明英的行为没有广宇公司授权或超越授权范围,故广宇公司应当对张福平、廖明英的行为负责,对广宇公司的鉴定申请,本院依法不予支持,广宇公司应当向治勇公司支付所欠工程款。治勇公司提供证据证明支付贾正康的工程款不包括在2014年11月14日的工程款,故对治勇公司要求广宇公司支付该笔款项的主张,本院予以支持。扣除广宇公司已支付的工程款,广宇公司应当支付治勇公司的工程款为2050807.37元。关于治勇公司要求从从2012年11月14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广宇公司所欠工程款1996107.37元的资金占用利息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当事人对欠付工程价款利息计付标准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处理;没有约定的,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息。”和第十八条“利息从应付工程款之日计付。当事人对付款时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下列时间视为应付款时间:(二)建设工程没有交付的,为提交竣工结算文件之日;”的规定,故对治勇公司要求广宇公司从2012年11月14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所欠工程款的利息的主张,本院予以支持。在庭审中,治勇公司明确放弃对增加54700元工程款利息的主张,是治勇公司对自己权利的处理,本院予以支持。治勇公司所作劳务工程已经结算,广宇公司应当向治勇公司返还保证金20万元。关于广宇公司抗辩应当扣除5%的质保金,但广宇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双方就质保金问题达成了相关协议,故对广宇公司的该抗辩,本院不予支持。广宇成都分公司系广宇公司依法成立的分支机构,根据法律规定广宇公司应当承担因分公司而产生的法律行为。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条、第六十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一、江苏广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在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成都治勇建筑工程劳务有限公司给付工程款2050807.37元和退还保证金20万元;二、江苏广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在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成都治勇建筑工程劳务有限公司给付从2012年11月14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工程款1996107.37元的利息至该笔工程款付清之日止;三、驳回成都治勇建筑工程劳务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24368元,减半收取12184元,案件保全费5000元,由江苏广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担。
宣判后,原审被告广宇公司、广宇成都分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广宇公司、广宇成都分公司的上诉理由一致,主要上诉理由为:1、结算单上的签字人员张福平、廖明英不具有公司授权,结算无效,结算单不能作为定案依据,申请对工程量进行鉴定。2、原审判决自2012年11月14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支付利息没有依据。故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
治勇公司答辩称,张福平、廖明英有权代表江苏广宇签字结算,结算有效,应由江苏广宇承担法律后果,无需鉴定工程量。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广宇公司、广宇成都分公司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二审中,上诉人广宇公司、广宇成都分公司提交以下证据:
1、江苏广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广字2010第09012号《关于任命张福平同志为“四川水利职业技术学院灾后重建职工住宅楼(1-5号)项目负责人”的函告》一份,拟证明张福平无权利对外进行结算,无权代表广宇公司与治勇公司进行工程量的确定。治勇公司质证认为,该证据不属于新证据,且该《函告》不是针对治勇公司送达,广宇公司主张张福平没有授权不成立。治勇公司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不持异议,对合法性、关联性有异议,认为不能达到广宇公司的证明目的。
2、《施工劳务承包合同》一份,拟证明广宇公司将就都江堰市幸福镇B-8-7地块工程项目的劳务分包给治勇公司,双方对承包形式、承包单价、违约责任、付款方式等进行了约定,故治勇公司提交的《结算单》不能作为双方结算的依据。治勇公司法定代表人陈述该合同是其亲自签订的,认可该合同的真实性、合法性,但对关联性有异议,认为该合同只代表医护学校工程,而《结算单》上的结算是对医护学校工程和水利学校工程一起进行的结算,故仅凭该合同不能达到广宇公司的证明目的。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案件事实与原审法院审理查明的案件事实一致,对此,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2010年4月20日,广宇公司向四川水利职业技术学院出具一份广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广字2010第09012号《关于任命张福平同志为“四川水利职业技术学院灾后重建职工住宅楼(1-5号)项目负责人”的函告》,载明:“为确保四川水利职业技术学院项目的顺利实施,经公司研究决定任命张福平为四川水利职业技术学院灾后重建职工住宅楼(1-5号)项目负责人,负责该项目的‘安全、质量、进度’事项。”
2010年5月20日,广宇成都分公司与治勇公司就都江堰市幸福镇B-8-7地块工程项目签订《施工劳务承包合同》。
二审审理中,广宇公司自认张福平不是支付案涉工程款的责任主体,工程款应该由广宇公司支付,广宇公司只是对增加部分的金额695478元和保证金200000元有异议。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1、广宇公司是否应向治勇公司支付工程款2050807.37元;2、广宇公司是否应向治勇公司退还保证金200000元;3、广宇公司是否应以工程款1996107.37元为基数,从2012年11月14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为标准向治勇公司支付资金占用利息。
一、关于广宇公司是否应向治勇公司支付工程款2050807.37元的问题;
首先,关于支付工程款主体的问题。广宇公司认为张福平和廖明英不是公司授权的结算人员,不认可结算单的效力。2010年4月14日,广宇公司在张福平出具的保证金《收条》上加盖了“江苏广宇建设集团公司成都大学都江堰校区灾后重建项目部”的公章。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广宇公司先后通过银行转账、委托支付和现金支付的方式向治勇公司支付工程款,上述行为应视为广宇公司对张福平、廖明英代理行为的认可,治勇公司有足够理由相信张福平和廖明英具有全部代理权。张福平、廖明英代表广宇公司与治勇公司结算的行为应为有效,该结算行为产生的权利义务均应由广宇公司承担。
广宇公司提交的《函告》载明,张福平为案涉工程项目负责人,负责项目的“安全、质量、进度”事项,该份函告的相对方是四川水利职业技术学院,不是治勇公司,故广宇公司提交该《函告》不能达到其主张张福平无权代表广宇公司与治勇公司进行结算的证明目的。且该《函告》中载明张福平是项目负责人,广宇公司亦认可张福平系项目管理人员,廖明英系项目财务人员。即使张福平不具有与治勇公司办理结算的授权,结合工程履行过程,张福平和廖明英的行为在客观上亦形成了具有该代理权的表象,治勇公司在主观上不存在恶意或过失。
另,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的理解与适用》第七十四条“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在起诉状、答辩状、陈述及其委托代理人的代理词中承认的对己方不利的事实和认可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予以确认,但当事人反悔并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之规定,对于广宇公司自认案涉工程款不应由张福平支付,而应由广宇公司支付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其次,关于工程款数额的问题。广宇公司认为依据《施工劳务承包合同》第四项第四条“零星现场签证计时工单价按80元/工日(此单价为技工、普工综合价)。该项为合同外由于设计、甲方变更造成返工及合同外甲方要求需临时用工的工作,签证单必须在三个工作日内或隐蔽验收当日经甲方项目部、预算部共同核定签字认可,方为有效。”的约定,现场签证单需在约定时间内经广宇公司项目部、预算部共同核定签字认可。《结算单》中关于工程现场签证增加部分的金额695478元不应计算在应付工程款内。
《结算单》载明工程价款、现场签证增加部分、扣除部分及保证金金额,由广宇公司张福平、廖明英及治勇公司法定代表人杨治签字确认,且《结算单》形成时间在《施工劳务承包合同》签订之后,应视为双方形成合意,对原合同约定的结算方式及内容的一致变更,故广宇公司应依照《结算单》内容向治勇公司支付工程款2050809.37元。
二、广宇公司应向治勇公司退还保证金200000元。广宇公司认为,案涉保证金200000元中有100000元是广宇公司通过银行转账给案外人邹维括的,故对于退还保证金的数额不予认可。依据《结算单》“备注:张福平欠治勇劳务公司保证金200000元未退还。”的内容,张福平系作为项目负责人代表广宇公司对保证金数额200000的确认,效力应及于广宇公司。
三、广宇公司应以工程款1996107.37元为基数,从2012年11月4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为标准向治勇公司支付资金占用利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当事人对欠付工程价款利息计付标准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处理;没有约定的,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息。”和第十八条“利息从应付工程款之日计付。当事人对付款时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下列时间视为应付款时间:(二)建设工程没有交付的,为提交竣工结算文件之日;”之规定,治勇公司要求广宇公司从2012年11月14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所欠工程款的利息的主张成立。
综上,江苏广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江苏广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的上诉主张不成立,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按一审法院确定的负担方式执行;二审案件受理费24368元,由二上诉人江苏广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江苏广宇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唐  骥
代理审判员 龚  耘
代理审判员 胡张映雪

二〇一五年一月八日
书 记 员 刘  杨
天府新区律师|双流律师|龙泉驿律师

客服专员

客服专员

客服专员

客服专员

新浪微博: